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乐平新闻 >

好戏连台起 千秋古韵传

时间:2019-01-14 18:11 浏览:

一声声锣鼓喧天,一缕缕丝竹盈耳。打开赣鄱大地这本厚重之书,千百年来,多少波澜壮阔、忠孝节义、哀婉缠绵的故事,在一座座古戏台上粉墨登场。那曲折浪漫的剧情,那水袖轻舞的身影,那如痴似醉的听戏人,都活在各自的情景中与时光里,从来不曾远离。 自古以来,江西的山山水水、乡野田畴之间,巍峨高古的戏台一座连着一座,犹如一颗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镶嵌在广袤的地理版图上。特别是在有中国古戏台博物馆之称的乐平,古戏台已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制,更是一方韵味悠长、历久弥香的文化展台,它的宏大与沧桑,构成了世间罕见的人文景观。 父老开心地 乡村体面场 钟秀乐平,人文渊薮,古韵悠然。 行走在乐平的山乡古镇之间,在一座座古戏台氤氲的人文熏陶中,一路聆听,一路感悟,乐平这座底蕴深厚的老城,便再一次鲜活地在记者的面前立了起来。 走进乐平市古戏台博物馆,迎面一个微缩版的古戏台呈现在眼前。戏台两旁,是一副饶有趣味的对联,上联:父老开心地乡村体面场,下联:古今弘正气天地赋闲心。这副对联可谓高度概括了乐平人对于古戏台的情怀。据了解,乐平古戏台博物馆是一家以古戏台为主题,融收藏、研究、陈列于一体的博物馆,也是一个古戏台的大观园。 乐平自古为戏剧之乡。早在中国戏曲鼎盛时期的元代,乐平籍剧作家赵善庆的剧著,就被誉为戏中的“蓝田美玉”。明代,乐平境内戏剧班社活动频繁,并在发展过程中受弋阳腔影响而形成乐平腔、饶河腔。至清代,乐平班与饶河班合流,乐平便成为这一剧种的发源地之一。清光绪年末,乐平戏剧班社林立,梨园弟子多达数千人。 有了戏曲,戏台便应运而生。文献记载,乐平为“江右名区,诗书文物,甲于他郡。而圣庙之形胜,亦甲于他郡”。宋元时期,乐平就有了大量戏台,明清之际不仅数量增多,且建筑日趋精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许民间皆得联宗立庙”圣旨颁布后,一些聚族而居的望族,纷纷兴修宗祠神庙,并附造一种永久性的用砖、木、石材料构建的戏台,自此,戏台便在乐平应运而生。 乐平先民大多自唐末宋初时期迁入,往往聚族而居,对宗族血缘关系极其看重,外化行为上主要有两种表现方式:一是对谱牒宗祠的崇敬,二是对戏台、戏事的热衷。戏台上下无疑是全体村民狂欢的最佳场所。以往日常生活引发的种种情绪,在铿锵的锣鼓声中,统统都烟消云散,留下的是乡亲乡情、宗族兴旺的一片和睦景象,恪守的是数千年来的民间宗族文化。 乐平市博物馆馆长余宏标说,到了现当代,乐平百姓对戏曲与戏台的钟爱依然在延续。1950年,时任江西省文化局局长的乐平人石凌鹤,将乐平饶河班、上饶广信班的一些演员调进南昌,创立了江西的大型剧种——赣剧,最多时全省赣剧团达到400余个。 “‘乐平腔’是当代赣剧的主要支派。在乐平,赣剧有着十分广泛的群众基础,几乎所有的男女老幼,都能哼上几句。最辉煌的时期,乐平每百人中,就有一个赣剧演员。而作为赣剧演出的场所——古戏台,乐平是全国保存最多也最完好的县(市)。据2017年最新调查统计,乐平全市的戏台达458座,现有国保戏台1座,省保戏台10座。这些古戏台被誉为中国历史文化的瑰宝和江西最有特色的文化遗产,乐平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古戏台的博物馆。”余宏标告诉记者,乐平市至今保存有专业的赣剧团体,演员达80多人,常年活跃在城市乡村舞台,传承与保护着赣剧文化。 一部凝固的建筑史与文化史 随着赣剧在乐平的形成和发展,乐平古戏台不断增多,逐渐成为与赣剧血肉相连且并驾齐驱的独特艺术。乐平城乡的戏台有乡建的、村建的、族建的、商会建的、私家建的,还有由僧侣募捐或施主还愿聚资兴建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乐平古戏台,不仅数量多、分布广,而且风格多样,异彩纷呈。就属性而言,古戏台分祠堂台、万年台、庙宇台、会馆台、家庭台五种类型。由于历史原因,庙宇台、会馆台、家庭台都随着历史的变迁,逐渐消失在过往的岁月中。而真正意义上能被称为古戏台,且随处可见的是祠堂台和万年台,其中祠堂台大都兼具晴雨台的功能。 祠堂台是戏曲文化和宗族意识联姻的产物,它将戏曲活动请进了宗族祠堂。晴天用前台,雨天用后台,观众可坐在祠堂大厅和两侧包厢看戏,因而也称为“晴雨台”。其中著名的祠堂台是位于乐平镇桥镇浒崦村中央的浒崦戏台,建于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乐平涌山镇车溪村的敦本堂戏台、昭穆堂戏台等也属于同一类型。而浮梁瑶里祠堂台、婺源阳春祠堂台、弋阳东港祠堂台,也都遥相呼应,各美其美。这些祠堂台建筑之宏伟、工艺之精巧,堪称鬼斧神工。 万年台则是戏曲文化和民众生活联姻的产物,是群众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单面的独立台,也是五类戏台中数量最多的。多坐落在村庄中心的广场上,联街通巷,易聚易散。万年台一律是晴台,和祠堂台的晴台一样富丽堂皇,台下广场可容纳千余人。万年台冲破了祠堂台封闭逼仄的束缚和压抑,因而受到更多民众的喜爱,真真切切表露了老百姓对戏曲的迷恋和对美好生活的祝愿。 乐平万年台以建于清代的众埠镇界首戏台以及接渡镇杨子安村戏台、庞公桥戏台、镇桥徐家村戏台等为典型代表。其中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2016年底建成的杨子安村仿古戏台,该戏台占地面积近200平方米,内部罕见地分为上下两层,显得十分恢弘大气,是乐平市目前最大的仿古戏台。 在建筑特点上,乐平古戏台素以“建筑奇巧复杂、装饰豪华艳丽”著称。虽年代不同,但都具有相同的格局:同为砖木结构建筑,正面均为牌楼式,三楼五楼不等。屋脊中央一律插有方天画戟,有的方天画戟插在彩瓷宝顶上。屋脊的两端分别饰有造型优美的鳌鱼,正面上方都有极挺拔的飞檐翘角,檐下悬挂着风铃铁马;戏台天棚中央是华丽的藻井。梁枋斗拱层层叠叠,遍布木雕戏文,敷金施彩,极尽豪华。而仰天而起、气宇轩昂的山墙,或作马头状、或似祥龙伸腰。还有那古色古香的青砖、灰瓦、白粉墙,将古今建筑风韵和谐地融于一体。 乐平古戏台上大多都有楹联悬挂其中。有追溯本族历史渊源的,有感时醒世的,有言志抒情的,如浒崦戏台的“咫尺天涯评论是非功过,须臾岁月历数万古忠奸”,让人过目不忘。 古戏台的匾额,也不谛为一个精彩的民情风俗窗口,其内容也多有妙言闪现,如浒崦村的 “久看愈好”,神溪华家村的“顶可以”,徐家村的“百看不厌”等,这些诙谐别致、一语双关的言词,你说是戏演得好,还是戏台做得好呢?妙处尽在其中。 “乐平传统戏台营造是一项技艺水平高、涵盖内容广的组合劳动,工序复杂,主要包括选址、绘图、造料、建造、装饰等内容。采用穿斗与抬梁混合式建筑结构,木架承重,砖墙围护,穿枋连系,构件辅助,形成受力合理、结构稳固的木构体系。木构件露明之处均施以精美雕刻,并敷金施彩,戏台内的壁画、匾额、楹联等,无一不体现出独到的匠心与传承。”乐平古戏台营造技艺省级非遗传承人陈乐平,对戏台的斗拱、门面、藻井、八角天井等技术绝活在行内独占鳌头。古戏台在他眼里不仅是一种建筑形式,更是一方文化展台。 景德镇陶瓷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徐进对乐平古戏台与民间戏曲,进行过深入研究,发表专著《话台言戏》。在她眼里,乐平古戏台不仅凝聚着古代能工巧匠的聪明才智和审美情趣,也记录着戏曲数百年的兴衰沉浮,一座古戏台,就是一部凝固的建筑史与文化史。 在徐进看来,乐平古戏台是融雕塑、工艺、美术和文学于一体的珍贵民族文化遗产,集中展现了乐平文化古城的风貌,是当地的人文丰碑。通过古戏台,人们可以感受到乐平戏曲、歌舞、音乐的文化精髓,更能直观地检索到传统文化在乐平的发展轨迹。因此,古戏台是乐平文化渊源深厚、内涵丰沛的历史见证。 用匠心创造传世经典 在乐平市临港镇的国道旁边,冬日斜阳下,一个个规模宏大的仿古祠堂和戏台的框架已搭建完毕。月梁上的精美木雕、吊篮悬柱上的纹饰、斜撑雀替上的瑞兽,还有那冲天的飞檐、精致的斗拱,正在等待营造者描金彩绘、粉饰上漆。 这是齐少华庞大的古戏台制作基地。今年60岁的齐少华,是当地知名的古戏台营造传承人,还担任了乐平市古建商会的副会长。齐少华不仅自己有一手古建营造的绝活,还带着3个儿子——二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齐林强、齐林兵、齐林平,带领上百名戏台营造手艺人在全国各地营造古戏台,很好地传承与弘扬了古戏台营造技艺。 乐平古戏台既是乐平乡村重要的公共建筑,也是当地着力保护的独特传统文化。这种文化的独特性,孕育出一代又一代“尽奇巧复杂”的能工巧匠。他们以“手艺为本”,世世代代、口口相传,在日常平凡的劳作中,始终追求着对戏台的精雕细琢、精益求精,始终秉承着一颗追求完美和创新的匠心,不经意间体现和传承着乐平戏台手艺人一种极致的工匠精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戏台的传世经典。 “在日积月累的实践和当今文化发展的需求中,乐平市古戏台营造、古建筑修复技艺成为活力四射的文化产业。如今,乐平有近万名民间古建手工艺人组成了几十支古建筑修复队伍,他们不仅在本地建造戏台,而且挺进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将古戏台精美绝伦的建筑、雕刻、工艺等艺术融入古建筑修复,拓展出一片广阔的市场空间。”余宏标对乐平古戏台的传承与发展,充满了信心。 采访中记者得知,2013年,在贵州省黔南州第五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由乐平古建企业承建的双面大戏楼,赢得国内外嘉宾的一致赞誉,并被授予“大世界基尼斯纪录最大戏楼(砖木结构)”称号。这是乐平古戏台营造走出去的最鲜明例证。2014年,乐平古戏台营造技艺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而2018年的1月31日,乐平市古建商会在当地隆重成立,开启了组团打造“建筑之乡”品牌的征程,增强了乐平古建队伍在全国的影响力,该商会的会员企业有120余家,古建筑营造的从业人员达5万余人。 就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在乐平最大的古戏台——接渡镇杨子安村仿古戏台,一场“古戏台大讲堂”的活动正在进行。现在乐平的古戏台,不仅是各乡村重要节日唱戏聚会的舞台,也是当地宣传方针政策、进行文化普及、商议村中大事的重要场所。可以说,乐平古戏台既是文化历史遗产、戏剧文化载体,更是老百姓精神生活的平台,是一个“活态文物”。 穿越历史的风尘,以乐平为代表的古戏台,在江西乃至中国的古代建筑百花园中,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它煌煌夺目的高超技艺、绚丽多姿的艺术魅力、光耀千秋的人文内涵,必将携带着生生不息的文化血脉和基因,熏染人们的精神世界。并在传承接续中,走向更广阔的舞台,彰显出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记者 毛江凡/文 杨继红/图)